IMG_6039白髮.jpg 

給你三次機會,你來猜猜刊頭是什麼?

等待

等待

等待

是的,是白髮~今天從我頭上拔下來的白髮

 

這把年紀,我還不曾染過髮。不是沒有,是因為藏得深

孩子要北上唸書的幾天,都跟我一起擠一張床

他隨手翻弄我剛洗好的頭髮時,突然哭了起來

他說從不知我有這麼多白髮在黑頭髮的裡面

這般藏得好的白髮,正如多年來收拾好的寂寞

如果不是那偶而多事的春花、夏雨、秋月、冬寒擾事

不翻弄,誰會知道這轉白是歲月變化唯一的色彩?

 

曾被提及前世是在蒙古高原放牧的大漠兒女

關於前世今生,聽起來好玩新鮮多於想去證實

但是,當我只要一看見任何關於高原、湖泊和大漠的影像

淚水便不聽使喚的掉落,隱約中像是聽見一種呼喚

再當我對於頭髮束手無策時,將它綁成兩束垂掛兩旁後

我知道,這兩束的髮真的是我尋回大漠的唯一線索

 

對於婦人來說,關於白髮的寂寞總是在的

我也不是怕髮白,只是….

當它就囂張的在妳眼前而你又可以跟他抵抗時,就拔了

三根。這麼堅決的白,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的白

堅韌如釣魚線,釣起的卻是魚尾紋

 

我的白髮很可愛,不是『花白』

是那種一根就徹頭徹尾的白,很乾脆,不浪漫

也許,有一天~就這樣黑與白壁壘分明了起來,也有趣

我不會為『髮事』傷腦筋

卻會為藏在白髮下的『心事』越來越重….疼著

 

 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