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9388花1  

敦煌的雨,一年只有三十六公釐

下在台北,三十分鐘就沒有了

可在敦煌,這三十六公釐的雨

卻能夠長出西北知名的杏子、桃子和葡萄

 

星期日在誠品翻閱張毅書寫琉璃工坊

這段話是楊惠珊去敦煌莫高窟時記錄的話

一本厚厚的書,這段話就跳進我心底

未命名 - 2花2   

曹公浚澄瀾砲台前的樹都開花了

其實,已經開一小段時間了

每天經過瞧它一眼~我是我,花是花

 

就今天,看著~突然想起這段話

然後想著

IMG_9386花3   

這兒的花,一年只開這段時光

開在它處,遙遠的芳香不動聲色

這可是開在妳日日經過的路旁

卻能夠一路大花紫威、阿勃樂、緬梔依序釋放

而妳,竟忍心讓妳是妳,花是花?

 

呵呵,我知道這好像是沒啥干係的兩件事兒

一個敦煌的雨,一個路旁的花

可於我~偏偏就這樣相干了起來

未命名 - 4花4   

然後,花不只是花

我明白了一種單純的盼望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