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260蜻蜓非.jpg  

L

 

又想對你說些話了

那天去拿咖啡時,對於拍照算是專業的他對我說

妳部落格裡的照片拍得很飽滿,這很不容易

但是,卻不夠穿透~被框框限制住了,顯示妳尚未放下

我慧根不足,聽這樣的話常被搞得一頭霧水

就回他:關於拍照,我從未執著,要放下什麼?

 

寫部落格說起來就為了一種記錄

文字具體的,照片明確的。具體而明確

正如班雅明說的『我自己如同他人,我竟不斷在模仿我自己』

所以認真說來,任何書寫的過程就是一種治療,一種縮短

縮短自己與自己之間距離

 

昨天,我在上半夜裡醒來~沒有讓自己試圖再睡

起身放了林靖傑『最遠的距離』來看

這部電影,看過幾回~每次看都可以找到不同的感動

而在這樣寂靜的夜裡,隨著影片。我聽見

它安靜的在陳述著一種最遙遠的距離──

就是自己和自己之間的距離

 

我們每天都忙著在縮短一些距離

縮短求學年限的距離、縮短手邊工作完工的距離

縮短成功的距離、縮短開花結果的距離、縮短你和他的距離

在試圖縮短自己與周遭人事物距離的同時,我們忘了

忘了縮短自己與自己之間的距離,忘了

有時我們竟會和自己的距離如此遙遠,遙遠到無法察覺

 

片中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

『無論身體上再怎麼親密,心底總有個缺塊是永遠填不滿的』

我想。年輕的歲月,相信這樣的缺塊,是一種遺憾

過些年後,我想他們會漸漸明白~少了這樣的缺塊,不可能會親密

生命有著恆久不變的定律~

當你飽滿的時候,什麼東西都進不去的時候,也是即將消亡的一刻

 

我究竟想要對你說些什麼呢?

今天睡到快九點~這是我退休後睡的最晚的一天

我突然迷戀著昨天深夜看影片的氛圍

提醒自己,年紀大了不可以這樣熬夜

偶而為之是浪漫,但浪漫成病,可不好玩了~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Ami

 

 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