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8791春天.jpg  

『春天甘嗚來過?那ㄟ一仔ㄚ就這哩熱?』

媽媽騎著四輪『小紅』回家來,第一句話嚷著這樣問

我笑著幫媽媽拿她掛在小紅背後,去乒仔市、公園仔採購的果菜

一邊看著臉頰微冒著汗的媽媽~

 

自從過年媽媽住院後,到現在我就一直跟媽媽住

剛開始,是擔心著媽媽的身體狀況

那時,心甘情願的守著媽媽。覺得這是我該做的事

並不覺得自己的時間被切割了~

後來,媽媽身體漸漸康復。氣色和健康狀況依我看來,是都恢復了

可是,媽媽也已經習慣我跟她一起住了,她不願意讓我『回家』了

 

她對我說:『反正妳回去也是一個人,跟媽媽互相照顧,嘛好~』

話是這樣說,沒錯。

但是,我一個人過日子,過得可自在無比耶!

晚上吃飽飯,寫寫部落格後,九點前回到家~

我可以看一部DVD,我可以看幾個小時的書

我可以利用晚上跟好朋友喝喝酒,聊聊天,吐苦水,吞真情

我可以一個人騎著車吹晚風,逛夜市,走書店

一個人加一個人,有時照顧會變成牽制

 

前一陣子,我感覺自己『失去了自己』

覺得自己的時間被分割成『碎片』。找不出一個完整的時間是屬於自己的

媽媽其實也沒有『限制』我什麼,但是~

不管去哪裡,我開始著『牽掛』該回家的時間

媽媽早睡,我沒回到家,她會『等門』。所以已經好久沒有晚上出門了

在家裡,因為要陪媽媽,所以就要跟著媽媽做媽媽愛做的事

看看連續劇,聊聊劇情~有時,我想投個機,手上拿本書看

媽媽還會對我說:『妳看書,害我看電視都不專心~』

 

摸著良心說,我是有一點小小的『抱怨』了

朋友跟我說:因為知道妳在陪媽媽所以都不敢約妳出來

我苦笑著….唉!不就是因為這樣,才更應該三不五時的約我一下?

不過,想想這樣也好,我這一陣子也實在腦袋空空如也,也沒啥好聊

 

又把話扯遠了,我要說的重點是

現在,我已經不再有不甘願的念頭了

相反的,我覺得可以這樣再被媽媽『罩』顧著,很幸福

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呢?當然是因為『閱讀』

 

最近,看著郝譽翔的『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』和廖玉蕙的『後來』

都是屬於讓自己回顧追憶似水空間後進而渴望療傷的書寫

一個寫著父親,一個寫著母親

而這兩本書的內容,緊緊扣住我的心弦,重新幫我調了『音』

讓我從另一個角度去省思跟媽媽住在一起的必要和幸福

這兩本書,讓我尋獲了一個不同的心態去接受跟媽媽之間甜蜜的牽絆

 

『媽咪,春天有來過,春天擱地ㄟ~咱倆人,叼是春天啦!』

媽媽笑著看著我,我從媽媽的微笑裡撞見了自己的笑容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