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8312胡思.jpg 

夜漸深,人未靜

剛到手的新書,一翻不可止

喜歡馬家輝的文字,也愛著這樣的一個人

這些天,手邊不釋卷的是已讀過兩回的南懷瑾『金剛經是什麼』

生命低落的時刻,金剛經是我的穩定的力量

我叮嚀自己,這本書還沒讀完不可以看其它的書

 

可是,偏偏有這樣的一小段文字鑲在封面上

 

櫻花荼靡,春之極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你站在風中,時光流逝,景色一瞬

因為回不去,人生故而絕美

 

回不去的是旅途,是心情,是流金韶華

你無能為力,只能飛快書寫這一切

你不是悲傷,也不是不悲傷

你不是捨得,也不是不捨得

那停駐過的,都密封,都凝凍。

 

可不是,這樣的一段文字就讓我輕易變了節

也不可以這樣說,該說我暫時放下,借修『文字般若』來了悟

看得下其它的書時,心情就是空出了些位置了

 

讀得歡喜,有一半是因為前幾篇寫的都是『湖南』

關於湖南~那可是我的『祖籍』。一條血脈的牽連

所以一翻不可止…..興起,跳起來想跟你說說這樣的心情

 

就如刊頭那朵木棉

千百朵落花散落,它飄落在這樣的一個位置

也不知是人為的刻意?還是無心的美麗?

就一種彷彿它刻意為妳撐在那兒只為求與妳相遇的那一瞬間

想來,凡事都有定數….不用甘願,也不用不甘願

順著走,就是。反正,是回不去了

 

 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