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7743當年.jpg 

整理書,成堆的書~一本一本都再翻一翻

翻飛的不只是書頁,是牽連著一頁頁的記憶

所以進行得緩慢,緩慢的進行

生命的速度已經夠讓人驚心了

就讓隨著整理而舖展在眼前的回憶,緩緩甦醒

 

一張照片,夾在泛黃的書裡

我看見爸爸~我看見那雙十年華的自己

我看見捧著獎盃依偎在父親身邊笑得燦爛的自己

 

那一年,我大一

參加學校新生杯才藝競賽

我和好友淑芬、玉清三個人舞了一首『再別康橋』

事隔多年了~這首歌,仍是我愛。這首舞,我仍憶得起舞步

在『尋夢?撐一支長篙,向青草更青處漫溯』時那輕輕的一躍

一躍就是地老和天荒

 

那一天,進行的是晚會~所以回家得晚

回到家,爸爸還在等我….

我舉起獎盃給爸爸看時,他輕鬆的一句:『我有去看妳跳喔!』

我驚訝的看著爸爸:『我怎麼不知道您來?』

爸爸說:『妳跳完還要忙表演,所以就沒找妳了~』

我跟爸爸說我們第一名。他說:『應該的,你們跳得很有思想。』

我記得很清楚這句話~原來,跳舞在爸爸眼中跳得好是要有思想

『思想』這兩個字~就此深植在我的腦海裡

 

我翻拍了這張照片。回到媽媽家跟媽媽分享

媽媽一看到爸爸,就說:『妳看爸爸好帥,那時才五十幾歲吧!』

可不是嗎,那年我20歲~不也正是嬌美的年歲

媽媽說:妳看妳這張照片好漂亮。人家一定認不出是妳

我笑著說:哪管『人家』認不認得出?只要『家人』認得出就好了

 

然後~我跟媽媽就開始聊起好像不久前的以前

哈哈~一個下午,就整理了幾本書。

照這種速度,還是去吳響俊剪幾塊布,蓋起來….快一些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