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759我的白髮.jpg 

 

在你雙鬢嘩白的那年,你可曾悄悄憂心過什麼事?

最近我的髮,自動挑染出的白,竟似六月雪般讓我驚心~

 

雙辮垂肩時,束起兩把的歲月,可欺瞞過多情的流連

當整束盤起,盤據在頭頂的髻,像朵枯榮不得的花兒

 

我真的是無所謂

有所謂的是擔心我看起來老得太快的媽媽

這兩天,她問我『芳齡幾何?』多次

她問得勤,忘得也快

我被問得慌,記得很深

剛剛用完餐閒聊時,她眼神一轉問:要不要染髮?

 

不了,不了~一頭黑髮也喚不回稍許的青春

就讓我漸漸習慣並甘心成為『銀髮族』吧!

生命裡,總有多次的『尷尬期』,

且讓這髮色的轉變是最後的尷尬吧!

 

我喜歡楊牧的一段詩

在這樣的氣候裡讀它~理所當然的明白

此刻,我將這段文字送你,願你安好

 

我們需要寧靜和悠閒,時常,需要完整的冷漠孤獨,

面對自我超然的靈魂,靠近它,觸動它,鞭策它,

珍惜那磨難的過程,消散悠然,無見無聞,

縱使在別人眼裡我們竟好像是慵懶困頓於閒適狀態裡的,

其實我們正在積極不斷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楊牧<<一首詩的完成>>     

 

 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