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 - 1喀負長高.jpg 

孩子一早來~放下書包就往花台去

看看自己種的花兒是否安好

依珊看半天說:『好傷心喔~認不出自己的花是哪一棵?」

那種口氣,叫我心疼,想著該如何安慰她時

她又說:『沒關係,都是我們班的花,每一棵我都愛~」

我笑~因為她笑了

孩子沒有多餘的地方容納悲傷的情緒

他們很容易找到自己可以解釋的理由和出口

有些能耐,孩子比我們還強~復原的比我們還快

 

早上,下了些雨,於是孩子猶豫著要不要澆水

手上拿著灑水器,眼睛望著天空,有那種愛她又怕傷害她的感覺

我不多說~讓他們自己決定

於是,幾個人討論出來的結論是『學天空下的雨,用灑的~』

我問她們:為什麼這樣澆?

她們回答:『這樣有澆到水,又不會太濕,花應該喜歡

 

『花應該喜歡』是多重要的一句話

這樣同情與理解的生命情調,竟然在種一朵花裡醞釀著了

 

浚曜開心的對我說:『我的花沒長高,可是夸父長高了!』

我覷著眼看他說:『是喔!你澆的水都被夸父喝掉了,所以夸父長高了』

他硬拉著我往花台去:『妳看,夸父長高了~』

原來,他將土丘又往上堆,然後再將夸父種在高高的地方

幾個男孩們說著:『如果夸父可以一直長、一直長,那該有多好?』

我轉身回教室~我才不要夸父一直長勒

那多奇怪啊?別嚇我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