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 - 1哪碼下.jpg 

整個災情......龐大到你無從論述
整個災難......悲傷到你無法凝視

 

我實在說不上一句話,我是對於不做事就沒發言權有著強烈主張的人。而我,也認為自己從來就不是那種聞聲救苦,超有愛心那類的人。

只是這回,與我不同......我曾在民國81年到85年,在昔稱三民鄉,現還原為原名的那瑪夏鄉,當地民族村的民族國小,服務了四年。所有您在媒體上,看到的有關民族村受災的報導,不管是人是事是物,都跟我有親有故~~


今年四月,我還帶了一批朋友造訪那瑪夏,在老同事民族國小陳登科主任引領下,尋訪一處祕境,看到滿坑滿谷的螢火蟲,當下讓那批「都市聳」驚嘆得說不出話,相約下次再來~~如今,美麗的山河已成災區,良善的子民已是災民。

直昇機開始大規模救援的第一天,我在電視螢幕上看到我民族國小的學生,我便驅車趕赴旗山,沿途救護車呼嘯不斷,哀傷的心,其實另懷忐忑......我懷疑自己去能幫什麼忙!可不要因我這閒雜人等的出現,而妨礙了救援工作......看著救護車迎面而來,總是下意識的往路邊閃,其實救護車在另向車道,而我也無邊可閃,旗山一路泥濘,路旁堆滿了剛被協助的阿兵哥清理出來的泥穢和泡水家具。


我在順賢宮看到我的學生......小惠、慧婷、志宏、亞凡、慧如.....噙著淚,鎖著眉,抿著嘴,焦慮全寫在臉上,他們都從工作或求學的外地趕來,靜默的等待,不言不語,只有一早被直昇機救出的雅蘭,幽幽的向我訴說他的驚恐......


《土石是由位處村落高點的民族國小後面山坡傾瀉而下,先推倒學校的二層樓房建築,繼而覆蓋後,再肆虐社區,同時削掉了村子的三分之一,我們是看到國小不保,才倉皇逃離,全村三四百人死命的逃到一處高地,至今至少還有二十六人失聯..........


《在那塊高地挨了三天三夜才獲救,起先是村裏壯漢先從果園找出的膠布搭個簡易帳棚安置老幼,並就地取材,生火煮食,吃到沒得吃還冒險回村子找.......

 

《志宏的阿媽挨不過昨晚,在志宏的爸的懷裏斷了氣,阿媽陷在土石堆裏,志宏的爸和志宏的叔兩兄弟合力把老媽拉起,但已身受重傷,等不到直昇機馳援,就往生了.........


《明凱的媽媽和兒子都被沖走了,還有你應該記得的,很可愛的那個
惠萍,原本已逃出,又衝回去拿東西,就沒再出來.......

亞蘭說的......那個你應該記得,很可愛的那個惠萍.......我當然記得,我離開民族後,她還寫過信,寄來照片給我,照片和信,我都還保留著.......


那天,一直等到傍晚,只有慧婷得爸媽和亞凡的爸爸被救下,其他人勢必還得等下去,我看他們隻身在旗山,吃住雖不成問題,但總有些急需,我拿了一些錢要給他們,他們跟我說,他們有在賺錢,也有在存錢,身上也帶了一些,不需,不需..........


從災區救出來的人,分兩頭送,暫時無恙的,安置在順賢宮,傷病的後送旗山醫院或義大醫院,民族的傷患都送到義大,因此,我在回程時,又順道去一下義大。

我在民族教過的第一屆學生,那位學行俱佳,牧師的兒子.......林健好......已號召一批民族子弟,在爲民族傷病的鄉親做照護,我在急診室,見到錦陞,它的雙腿被土石刮傷,紅腫發炎,躺在病床上,他告訴我,他在公路局找到一個開怪手的工作,他很喜歡這個工作,可就近照顧家人,如今,恐怕要失去了。他還告訴我,民族國小也毀了,當年你鐫刻在大石的校訓......好學、典雅、勇敢、謙遜......都不見了,我有些吃驚,他怎麼還記的那些字?我握著他的手告訴他,這些字沒有不見呀!它不都全在你身上了?


昨天,我倉卒的再走一趟旗山,因為得知安置在旗山國小的民族國小師生,急需桌椅和教具,這些東西我熟,也知道哪裡有,心想可幫他們招募,我請老師開個清單,落落的清單才寫畢,馬上有一個公益團體接了去,他們全認捐了,而桌椅,我也只在回程跑一趟高雄縣教育處,與體健科長接洽一下,便獲知所缺桌椅在週五前送達,一天下來,我雖還是沒幫上忙卻安了一些心~

我想要給台南大學附屬小學......拍手拍手拍手
旗山國小有個日據時代遺留的古蹟教室,與旗山老街齊名,雖閒置但維護良善,古色古香的教室現在妥適的安置著民族國小師生,南大附小在民族國小獲得安置後即時進來,不只校長來,老師也來,家長會長、父母、學生都來,一行不下百人,老師馬上進行療傷課程,學生伴讀,家長後勤支援,給的愛,熨貼著民族國小師生的心,帶來的物資,包括辦公桌椅、手提電腦,都是學校迫切急需,兩套送給民族國小學生印有「那瑪夏民族國小」的制服,更見貼心,一所小學發起的救援,竟然這麼愛心飽滿,力道十足,貼心又貼切,真叫高官汗顏了~

救援已告一個段落,安置也有些眉目,民族村民已取得共識,同意政府在杉林國中旁的台糖土地上,搭建組合屋,做為返鄉重建的中繼站,我民族國小的老同事也都選擇和村民在一起,相較於政府的無能,高官的冷血,災民的不奈,媒體的諠囂,我受難的民族村的村民,他們是那麼的理智,克制,連也是最有「資格」咆哮的.......
志宏的爸,我當時的家長會長.......在談起直昇機因故喊卡,他老媽因此而延誤就醫,當晚死在他懷裏時,也只是留著淚眼緩慢陳述...........

重建路遙,返鄉路迢~
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多做些什麼,也許只能幫忙清除污泥,重整那瑪夏家園。我只祈求,我的陪伴能稍稍撫慰如我親人般族人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i7462074 的頭像
ami7462074

愛慈老師部落格

ami7462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